笔趣阁 > 玄幻奇幻 > 受戒 > 第九章 廉价
    裴止的嗓音,是姜穗听过最性感的。比声优性感一万倍,尤其是一本正经叫她名字的时候,字正腔圆,又苏又严谨。别人都爱叫她“小姜”、“穗穗”,就连酒吧里第一次见面的艳遇,都敢叫“宝贝”。现在的甜言蜜语太廉价,睡一觉就能当夫妻。只有裴止不跟她调情,连称呼都那么中规中矩。他只叫她“姜穗”。姜穗却格外吃这套。这世界上宝贝太多了,一抓一大把,她不要当宝贝。她就要当姜穗。更衣室的门没锁,冰凉的把手硌得姜穗腰疼,她搂着裴止的脖子,挪到了角落,然后踮起脚,亲了一下裴止的耳垂。她顽劣地笑:“裴医生,你耳朵怎么红啦?”话音刚落,门口突然传来脚步声——有人来了。那人大概摁住了把手,却没扭开,而是问了句:“穗穗,你在吗?”隔着道门,声音不算清晰。可姜穗却太熟悉了,“穗穗”两个字,除了陆骁,还能是谁?她脊背一僵,又很快恢复。裴止玩弄般扯着她的刘海,一点一点的卷在食指上,接着突然一扯,姜穗疼得倒吸一口凉气——就在此时,陆骁又问:“穗穗?是你吗?”裴止低眸,似乎懒得插手,他欣赏着姜穗拙劣的演技,很愉悦。他们孤男寡女,交缠在明亮的角落里,门只要一开,跟真人版动作片没两样。而就在陆骁摁下把手的那一瞬间,裴止突然开口,“是我。”他掐了下姜穗的腰,姜穗很配合的叫了几声。把手猛然复原,陆骁在门外尴尬地笑了下,“裴哥啊,我找穗穗在,您先忙,先忙……”裴止松开手,放过了那缕头发。他垂眼,用手擦掉了姜穗脸上的眼影。太闪了,他看着刺眼。指腹擦过她眼皮的时候,姜穗不自觉颤抖了下。她很喜欢裴止的手。手掌很大,骨节也粗,特别是食指的侧边,有长期使用手术刀,而留下来的薄茧。那茧摸起来很硬,很糙。尤其是擦过她皮肤的时候,存在感异常强烈,光是揉两下,她眼皮就红了一圈,更像一只小白兔了。裴止掐住她的脸,“你今晚跟谁走?”“跟裴医生。”姜穗昂着头,表情很乖。“那陆骁呢?”门外依稀还能听见陆骁来回踱步的声音。姜穗弯眼一笑,“他算什么东西呀,怎么能跟裴医生比?”*陆骁在门外站了会儿,才离开。他总觉得刚才有点儿不对劲,却又说不上来,不过他也没有偷窥别人办事的癖好。尤其是裴止的。回到包厢后,陆骁看着旁边空出来的座位,心里也跟着缺了一块。他盯着手机,一直反复看姜穗的微信。期待她能说些什么,哪怕是解释一两句都好。可惜没有。一小时过去了,微信除了几个狐朋狗友发来的动图,和一些垃圾公众号的推送,姜穗连个句号都没施舍给他。其实陆骁早习惯了。姜穗一直都这样,很少主动找他。就算理理他,也总是说一些敷衍的话,她冷漠到连转账都不愿意收。今晚过生日,他抱着侥幸的心态,向朋友介绍她,说她是自己的女朋友。他其实挺忐忑,怕姜穗翻脸。可姜穗没有,甚至还跟他牵手,明明看起来心情还不错。他实在找不出姜穗突然离开的理由。陆骁喝了两口闷酒,躺在角落里,一声不吭。钟易本懒得管。他一向不是个多事的,更何况,姜穗还算是他的摇钱树,钟易没必要在这节骨眼上插姜穗一刀。但陆骁的状态,是挺让人担心的。之前闹分手上吊的事情,还历历在目呢,钟易没忍住,走了过去,跟他碰了一杯,“小姜呢,跑了?”陆骁下意识反驳,“她身体不舒服,所以先走了。”“这样啊,”钟易笑了下,“你跟小姜怎么认识的,我挺好奇。”陆骁愣了愣。其实他第一次见到姜穗时,并不是单身。那会儿,他有女朋友,是个十八线小明星,长得挺漂亮,就是人太精明了。但姜穗不一样。那天下暴雨,姜穗跪在餐厅门口洗盘子,衣服都湿透了,那张小脸更是苍白,几缕头发贴在脖子上,狼狈得很。她穿得少,单薄到被风一吹就能倒。兴许是良心发现,陆骁鬼使神差地脱了外套,披在了姜穗身上。她受宠若惊地站了起来,然后一直弯腰说谢谢,声音又软又可怜,陆骁一听,心都跟着化了。穗穗一直都很单纯,从前过得也苦。陆骁想好好保护她。

http://www.linlida.net/62_62982/42937123.html

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http://www.linlida.net/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://m.linlida.net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