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军事历史 > 穿成炮灰我退圈上岸了 > 第34章 34
    时宁想, 如果时间能够重回十分钟之前,她一定会拒绝陆叔的好意,哪怕是当徐宴和的人性拐杖也比现在这个局面好。但不管多悔恨,现在当务之急是赶紧把徐宴和扶起来, 她语气里满是抱歉:“对不起, 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, 你没事吧?”“这次好像真的有事了。”被摔在地上的那一刻, 徐宴和整个人都是懵的, 左脚恰巧被垫在最底下,好像崴到了。时宁听到这话脸色都白了, 徐宴和见状才发现自己的话好像有歧义,连忙解释道:“只是崴了, 没你想的那么严重。”这时候听到动静的村支书也从房间出来, 把轮椅推到外面平整的院坝上,然后扶着徐宴和重新坐在轮椅上,然后打量他受伤的左脚。“脚又崴了吗?村上的齐大夫看跌打损伤最厉害, 小时你要不带你朋友过去看看,或者你们要去城里医院?”村支书知道有些人不信任村上的村医, 所以他加上最后一句提议。“去青木吧, 拍个片子。”这样时宁才放心。“不用,没伤到骨头。”有了上一次的经验,徐宴和十分肯定没伤到骨头。上次被砸的地方因为之前没注意鞋的问题, 脚背被磨破,所以缠了纱布, 这会纱布上全都是灰, 为了避免感染, 得赶紧换掉纱布才是。时宁还有些不放心,但见徐宴和坚持,最后还是推着他去了齐大夫那边。等到纱布拆开后,时宁就看到徐宴和的整个脚都是红肿的状态,脚背应该是擦到地上了,上面还侵着血丝。时宁看着就觉得疼,但徐宴和倒是一脸的面不改色,最后齐大夫给了重新拿了药,还让他这只脚不要受力。见时宁一脸的内疚,徐宴和突然开口:“不是说要请我吃饭吗,该不会是反悔了吧?”时宁此刻已经没了吃饭的心情,但徐宴和都这样说了,她笑的有些勉强:“好,我们先去吃饭。”“我真的没事,不用担心。”徐宴和想说的是,刚才的那一摔,倒是让他心里的郁气散了不少。时宁没说话,只是推着他继续朝农家乐那边走。这时候节目组已经在那边了,远远就能听到声音,时宁提前和郭刚打过招呼,所以倒不用担心没有位置的事。节目组这边提着他们磨好的玉米浆糊到了这边,大家对于今晚这个特色菜都很期待。宋萱眼尖的发现准备进来的时宁,但想到白天发生的状况,她忍住了打招呼的冲动。节目组在大厅录制,时宁推着徐宴和去了里面的包间,徐宴和瞥到外面的摄像设备有些意外:“这里在拍摄什么吗?”“嗯,一个田园综艺,他们也是今天刚到。”时宁解释道。“倒是巧了。”徐宴和想起她之前朋友圈的内容,估计就是为了这个节目做准备。因为刚才那个小插曲,他们也算避开了高峰期,毕竟节目组用餐人数很多,两人刚落座不久,郭刚就开始替他们上菜。“尝尝,这是正宗的柴火鸡,城里吃的可都没这个正宗。”时宁用公筷替他夹了一块肉。一路过来,时宁的情绪基本已经稳定,事情已经发生了,自责是最没用的情绪,所以她要好好考虑接下来对他的安排。原本以为他只是单纯来放松,想到李媛的话,时宁不由抬头看了他一眼。察觉到她的目光,徐宴和对上她的视线:“怎么?”“味道怎么样?”时宁其实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,道理谁都懂,但落在别人身上还是自己身上可是有很大的区别的。所以比起那些苍白无力的语言,还是用行动来开导他,吃好玩好。“很好吃。”徐宴和点了点头,这里的味道确实和之前吃到的不一样,下次有机会可以带家人过来试试。“对了,你还记得上次那个小婴儿吗,就是陆叔女儿家的,住在你楼上哦。”时宁提起小桃子,唇角的笑容都变得温柔起来。“应该快满月了吧?”徐宴和还记得那天的情形。“嗯,快了,小家伙现在变得白白嫩嫩的,更可爱了,你要看看吗?”时宁手机里有小桃子的照片。大抵因为参与了小桃子降生的全部过程,所以对于小桃子,时宁多了一份疼爱。看着时宁眼中的期待,徐宴和不忍心拒绝,于是接过她递过来的手机。“你往后翻翻,小家伙睡觉的时候还会笑呢。”在徐宴和眼里,人类幼崽其实都长得差不多,不过听到时宁的话他还是礼貌地往后面划了两张,都是小家伙的照片,他笑着点头,肯定了时宁的说法:“确实很可爱。”他们出来的时候,外面节目组的人也都散得差不多了,这时候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,村里没有路灯,徐宴和打开自己的手机电筒来照明。现在天气凉快了,外面也没有了乘凉的人,所以村道上除了虫鸣声便没有其他声音了。“你明天有什么安排?”时宁想,看日出他是别想了。“就在村上随处转转。”其实来这边,徐宴和还是有些逃避心理的,理智上知道这样不对,但情感上还是想放纵这一次。“明天我找人推你。”时宁记得齐大夫的叮嘱,他的脚不能受力,所以最好的选择就是继续坐轮椅。“不用,我自己能行,而且陌生人推着我,我更不自在。”徐宴和婉拒了时宁的提议。“那你有没有兴趣去看他们录制节目?”时宁又问道。“能去吗?”这倒是让徐宴和惊讶了,他以为要清场呢。“可以的,只要你不觉得无聊就好。”在时宁看来,徐宴和对这些应该是没有兴趣的。“不无聊,偶尔也要尝试下新的事物。”徐宴和笑着道,他想,既然出来了,总要看点不一样的。他们回去的时候,陆叔他们还在吃饭,这次时宁有了经验,顺利从门槛上推进去。“你把被单那些拿出来,我替你铺好。”时宁想,接下来的这一周,这些琐事都该她承包了才是。这一次,徐宴和没有推辞,把自己提前准备好的四件套递给她:“麻烦了。”时宁的动作还算麻利,这倒是出乎徐宴和的意料,他想,好像每次和她见面,她总会打破自己对她的常规印象。陆叔吃完饭进来,便推着徐宴和告诉他一楼的布局,免得他等下找不到。确定徐宴和不需要自己的帮助后,时宁才上了三楼,今天忙碌了一天,她没了逗弄小桃子的心思,而是直接上了楼。她揉了揉眉心,今天这混乱的一天,让人疲倦,等到洗漱完毕后她才有空打开手机,才发现两个小时前宋萱发来的微信轰炸。买一宋一:老实交代,今天和你吃饭的帅哥是谁?买一宋一:姐妹,什么情况?买一宋一:懂了,约会还没结束/坏笑/时宁不由失笑,这人想象力倒是丰富。时候不早了:看来今天掰玉米的时候你还不够累。买一宋一:不要转移话题,快告诉我,那人是谁!时候不早了:就一个朋友。买一宋一:谁要听这种官方说明,我要听一点劲爆的。时候不早了:哦,换个说法,这是我的债主,他的脚伤是我造成的。买一宋一:就没点别的关系了?失望/失望/时候不早了:当然没有,想什么呢。买一宋一:好吧,那我先睡了,明天还不知道又有什么任务呢。时候不早了:睡吧。跟着录制了一天,时宁其实也有些疲倦,但就是睡不着,想到徐宴和的脚,看来这周她是不用回去了。睡不着的除了时宁,还有一楼的徐宴和,虽然带了自己的被单,但徐宴和还是有些睡不着。除了陌生的环境让他有些睡不着,更多的是情绪,刚他才看到刘超虹朋友圈发生的事,虽然刘老师留了遗嘱,但刘超文夫妻并不承认,所以夫妻俩直接把刘超虹告上了法庭。因为这件事,徐宴和没了继续翻看朋友圈的心思,直接关掉手机放在一旁,盯着头上的天花板,迟迟没有睡意。外面的虫鸣声在黑夜里显得越发清晰,徐宴和觉得自己的思绪也跟着虫鸣声此起彼伏。*田园生活综艺今天一开播就直接冲了热搜,吸引了不少关注,虽然大家讨论得最多的是那四位,但宋萱和程智轩也被带了不少热度。特别是双炫组合在玉米地的那一段,让大家捧腹大笑,这也证明,这两人还是有点综艺天赋的。自从那部仙侠剧杀青后,唐以琳就没遇到特别合心意的剧本,现在她的咖位和从前不一样,所以没有好的剧本,宁愿不接也不要滥接。这一点,她和余成周倒是达成了共识。原本以为秦氏影业今年的重点就是那部民国剧,但现在看来,还有田园生活这部综艺。唐以琳觉得,郑静怡就是故意的,一开始故意把信息说得那么模糊,所以公司愿意参加这个综艺的人并不多。如果她提前说了嘉宾阵容,那么她一定会争取这个综艺,如果掌管秦氏影业的不是郑静怡,想到这里,唐以琳的眸色不由暗了下来。余成周似乎知道她的想法,劝说道:“现在事已成定局,别想那些有的没的。”“我知道,余哥,只是我有些不甘心。”唐以琳不由苦笑一声。她是真的不甘心,如果不是郑静怡,俞可和周梦瑶已经参演了那部民国剧,除了她们,公司里的女艺人谁的咖位能和她相提并论?“但这件事确实挑不到郑总的错,毕竟她提前让大家报名了。”余成周也遗憾唐以琳错过了这个节目,毕竟田园生活的热度摆在那里。“所以她一开始就算计好了。”唐以琳垂眸遮住自己眼里的情绪。“这里有个综艺邀请你做飞行嘉宾,在没有合适的剧本下,我觉得你可以试试。”余成周说着把节目组发过来的流程递给唐以琳。唐以琳知道有郑静怡在,公司的资源她是轮不到了,接下来都要靠余成周的人脉,所以她没有拒绝他的提议。秦衡逸这边和杨氏的接触也并不顺利,之前杨夫人的生日宴会他带着唐以琳参加了,但对方很是滑头,到现在的回复总是模棱两可,这让秦衡逸一度觉得气愤。“秦总,杨氏那边的意思是,周一可以签合同。”这时候,助理一脸喜气地进来告诉他这个好消息。“好好准备星期一的签约。”秦衡逸的语气也有些急切,毕竟他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。*时宁以为自己起得够早了,没想到下楼的时候徐宴和已经在院子里了,她朝他走过去。“既然是休假,怎么不多睡一会儿?”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,徐宴和转头对上时宁的眼眸:“习惯了。”“你的脚好些了吗?”时宁想,如果不行的话,还是去医院一趟比较放心。“齐大夫给的药很有效果。”徐宴和很肯定齐大夫的医术。“那就好,等下吃了饭就直接去录制现场那边,你还需要准备什么吗?”时宁随口问道。徐宴和摇了摇头,表示自己不需要准备其他东西。早饭后,时宁推着徐宴和去节目组那边的时候,又习惯性地拍了柑橘园那边正在打鸣的鸡。“你好像很喜欢发朋友圈?”对于徐宴和这种难得发一次朋友的人来说,对于时宁的这种行为很好奇,所以想知道是她自己单纯爱分享,还是因为工作原因。“还好,这也算是释放内心情绪的一种,高兴的事就放在这边和大家分享,不好的情绪就用其他社交软件吐槽出来,不然全都憋在心里,该多难受。”时宁说完还特意看了他一眼,希望她能明白自己的意思。“比如说呢?”徐宴和一脸的虚心求教。“比如我的微博小号除了拿来吃瓜以外,就是拿来吐槽偶尔的情绪,把自己的想法一股脑地打出来发出去,心情会瞬间美丽很多,你也可以试试。”时宁一直觉得,没人是完美的,每个人都有需要发泄的情绪,所以开小号吐黑泥是个不错的选择。前面的徐宴和闻言一脸的若有所思。时宁他们到的时候,节目组这边的工作人员刚就位,嘉宾们的直播间这会正在派发任务,让他们过来集合。郑静怡看到时宁他们过来,不由挑眉:“这是?”“我朋友,过来看看。”时宁解释道。郑静怡看向徐宴和的目光里充满了打量,不过很快她收回了目光转而和时宁说起今天的任务。今天的任务到了时宁期待的刺绣环节,时宁不由有些好奇:“难道要让他们跟着学习刺绣,一天的时间也学不会什么吧?”“不是学习,是了解,真正的刺绣光是拿针的手法都不止学习一天,白阿婆孙女把还未交付的订单都带了回来,上午的游戏环节是让他们数清刺绣上面用了多少种不同的线。”这是郑静怡和编导商量过后决定的。毕竟嘉宾组的年龄平均下来在四十加,拿针走线的什么未免也太过为难他们。“所以今天能看到那些绣品?”时宁的语气有些惊讶。郑静怡点头:“对,还有白阿婆当年的嫁衣。”时宁神色不由变得更加期待起来,旁边的徐宴和看到她不断转变的神情难免也变得期待起来。她们说话间,就位嘉宾陆续到了这边的集合地,徐宴和注意到每个嘉宾身后跟着的摄影以及身上的麦,所以这就是时宁以前的日常吗?这一刻,徐宴和竟然对时宁退圈的原因开始好奇起来。宋萱看到时宁旁边的徐宴和不由有些惊讶,随即想起昨晚时宁的话,她不由朝时宁看去,这还真的是债主啊,走哪都得带上不成?那边编导很快宣布下一个游戏,他手里有两个线索,男队女队分别抽签,然后按照线索上的提示,哪个队先找到哪个队就赢了。这次依然是赢了的队伍有奖励。徐和宴虽然不追星,但对乔子明他们四位德艺双馨的艺术家都有印象,他不由挑眉,没想到节目组能请到这样的阵容。看出他的惊讶,时宁推着他落后节目组半步,然后和他解释:“这个综艺是郑静怡一手促成的,她是秦氏的人,他们打算在这边开发一个度假村的项目,所以这也算是前期的宣传吧。”“听起来不错,如果宣传得不错,这里应该不会缺少人流量。”昨晚徐宴和起来关窗的时候,还看到外面的星星,他已经记不起上次看到星星是什么时候了。“你觉得这边怎么样?”时宁问道。“很好,让人不自觉地放松下来。”两人走在村道上,还能看到那边田里忙碌的村民。现在还是农忙的时候,那边田里有人在栽油菜苗。“等到明年这些油菜花开了这边会更漂亮。”时宁在陆秋兰的手机里看到过这边的油菜花田。“好,到时候一定在你朋友圈里赏花。”徐宴和唇角扬起一抹浅浅的笑意来。因为两队还在按照线索寻找白阿婆他们的家,所以时宁干脆推着徐宴和停了下来,她指了指那边的小河:“下午要去试试钓鱼吗?”“你想吃鱼吗?”徐宴和突然问道。“所以可以期待一下吗?”时宁没有说想,但也没有说不想。“好,下午我去试试。”徐宴和想,既然是度假那么就试试吧。“那中午我给你借陆叔的鱼竿,陆叔可宝贝他的鱼竿了,你可要爱护一点。”时宁不擅长安慰人,只是觉得把事情安排满一点,他应该就没时间胡思乱想了吧。“好,我会注意。”说起来徐宴和上次钓鱼还是毕业那年和徐瑞军一起,这么多年都没再钓过,应该不至于一条鱼都钓不起来吧。等到那边传来宋萱她们那一队欢呼的声音,时宁才推着徐宴和继续往白阿婆家的小楼走去。从她推的速度就能感受到她的愉悦,徐宴和也被她的情绪感染,心情莫名地愉悦起来。胜负已分,接下来就是白阿婆孙女的主场,看着她如数家珍地介绍着旁边的各种绣品,宋萱忍不住问道:“这些都是手工刺绣吗?”“对的,都是纯手工,因为工期较长,再加上价格的原因,所以每个月的订单都有限。”白阿婆孙女轻声解释道。时宁看着那边的团扇,她也算半个汉服爱好者,不由有些心动,想着到时候问问店铺的名称。如果前面的绣品让大家惊讶,那么最后展示的嫁衣就让大家惊叹。“这是我奶奶当年绣给自己的嫁衣,因为家里条件一般,这件的布料其实很一般,所以奶奶就在绣花上下了功夫。”“现在有人定制这种嫁衣吗?”何青青有些好奇地问道,毕竟现在的婚服选择太多。“有的,甚至挺多,不过我这边人手有限,所以每年接不了几套。”展示完绣品,接下来就是发布任务,听到数线色的时候,程智轩直接扶额,完了,他连田思琪的那些口红颜色都分不清,绣线估计就更不行了。徐宴和平日里是不会看这种综艺的,所以第一次知道原来综艺也挺有意思的。他一抬头,就看见那头的时宁正一脸认真地和郑静怡说着什么。之前刚得知她换了工作岗位,从青木来到村上,他也曾想过,她会不会觉得适应,又是否会觉得不公平?但现在他才知道是自己狭隘了,她明显很适应这里,同样的热爱这份工作,这一刻,徐宴和为自己之前产生的逃避心理而觉得愧疚。时宁正在和郑静怡打听下午的流程,察觉到那边投过来的视线,不由转头,对上徐宴和的黑眸,她朝他露出一个笑容来。时宁的笑容让徐宴和突然想起,好像自己每次遇到她,她总是愉快的,哪怕是之前在医院,她的笑容也没落下。想到她分享的办法,徐宴和拿起手机打开微博,这个号还是他大学的时候申请的,已经好几年没有发过动态了。他拍了一张天空的照片,点击发送,这是好心情的分享,那么接下来就是把自己心里的郁气排解出去,他开始申请小号。发了小号的第一条动态:老师的去世让我愤怒有自责,如果不是最后一丝理智拦着我,那么我大概会和刘超文打一架吧,有时候好像过于理智并不是一件好事。点击发送出去的那一刻,徐宴和跟着松了一口气,心里想揍刘超文的冲动好像冲散了一些?等做完这一切,他又切换到大号,开始在搜索栏里搜索时宁两个字,他想知道她还有什么惊喜是自己不知道。时宁两个字搜索出来的消息太多,排在第一的是那则《小时带你缴社保》徐宴和直接点了进去,好在录制现场本来就很喧闹,倒没有人因为他外放的音频投过来视线,不过他还是自觉放小了声音。这不是徐宴和第一次看时宁穿制服的样子,他记得他们第一次见面,时宁就是穿的制服。时宁刚走近徐宴和这边,就瞥到徐宴和手机上的画面,屏幕里的人赫然是自己,她想,她是不是该庆幸,徐宴和看的不是致敬十八岁那部剧。徐宴和看到时宁过来,手里的视频依旧在播放,他正在看评论,还用网友的问题调侃她:“所以小时课堂什么时候开课,下次我一定准时收听。”“小时课堂暂时暂停。”时宁盯着他手机里的自己,好快,她来青木这边入职都快一年了。“刚刚我按照你的方法试了试,好像确实有用。”徐宴和这话也算解释了他突然打开微博的原因。“有用就好,不过记得关闭自动定位和手机号搜索。”时宁提醒他。“嗯,都关闭了,你现在还用你先前的账号吗?”徐宴和点开的那个账号是原主留下来的那个。时宁摇了摇头:“没用了,除了小号,还重新申请了一个和同事朋友们互动。”“那互相关注一下?”徐宴和觉得时宁的朋友圈很治愈,这边应该也会这样吧。“好阿。”时宁打开自己现在的账号和徐宴和互管,继电话和微信后,他们又多了一种联系方式。嘉宾那边还在数绣线的品种,偶尔还能听到程智轩崩溃的声音,时宁顺手拍了张照片给没空看直播的田思琪发过去。时宁:看看你男朋友要被各种颜色折磨疯了。从刚才和郑静怡的聊天中得知,数了绣线后,下午还要分辨各种颜色,比如红色绣线,里面就分了好几种红,想来到时候程智轩估计会更崩溃吧。*秦衡逸和杨氏的合同签订成功后,他不由松了口气,他想,虽然前期虽然坎坷了一点,但好在结果是好的,也不枉这段时间他花的心思。成功签约,这段时间的忙碌就暂时画上句号,他让助理定了餐厅,然后约唐以琳吃饭。比起之前,唐以琳现在没那么忙碌,所以很快回复了地点,让秦衡逸到时候提前来接自己。对于唐以琳的事业发展,秦衡逸现在没了之前的上心,但也明白现在郑静怡肯定不会向他之前那样把所有资源倾斜给她。“我这边刚和杨氏签订了合同,等过阵子,试着替你争取他们的代言。”秦衡逸觉得,大家都是合作伙伴,这个要求那边应该不会拒绝才是。“这样会不会太麻烦?”杨氏旗下的珠宝行走的高端线,如果能拿到这个代言的话,她的时尚资源应该会越来越好。“不会,你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。”对于最近两人的相处模式,秦衡逸很满意,所以不介意替她争取一下。唐以琳因为这句话,之前那档田园综艺带来的失落感也消失不见。两人享受浪漫的晚餐时,秦衡源这边也接到了杨彦清的电话:“今天合同已经敲定了,就算你家老头子知道了,这事也怪不到我们头上,毕竟我们可是已经婉拒过好几回了。”“这个人情我记住了。”秦衡源的语气满是诚恳。“说这话就客套了,我看弟妹最近做的那个综艺热度不错,你们接下来的打算是打算开发那边?”杨彦清问道。“果然什么都瞒不住学长,静怡喜欢那边,准备在那边开发度假村项目。”对于杨彦清,倒是没什么好隐瞒的。“听起来不错,到时候如果开发好了,记得通知我,我一定去捧场。”“忘了谁也不能忘了学长。”秦衡源笑道。结束这通电话,秦衡源才发现郑静怡已经快一个礼拜没有回来了,这次除了他出差,夫妻俩第一次分开这么久,他竟然还有些不习惯。捏了捏眉心,他让助理把接下来的行程往后推一推,他打算去桔垭村一趟。*中午吃饭的时候,时宁向陆叔借钓鱼竿,陆叔看向旁边的徐宴和:“小徐你要去钓鱼?”“嗯,麻烦叔了。”“那我告诉你一个好地方,就顺着大路下去,一直走,走到第三棵大树那里的位置不错,麻烦小徐你多钓两条,晚上也能给秋兰熬个鱼汤了。”村支书最近没时间去钓鱼,陆秋兰喝的鱼汤都是养殖鱼熬的。在他们心里,还是河里的鱼营养好些。原本打算随便钓钓的徐宴和突然有了压力,这今天要是钓不到鱼岂不是交不了差。看到徐宴和的神情,时宁不厚道地笑了起来,并道:“陆叔可是连他的秘密基地都告诉你了,加油哦!”“我尽量。”徐宴和想,他应该不至于空手而归吧,有一下午的时间呢。现在还属于农忙的时候,所以河边上钓鱼的除了徐宴和就没其他人,时宁调侃道:“徐医生,今天整条河都是你的,期待晚上的鱼汤哦。”“那万一钓不到,我还有晚饭吃吗?”徐宴和也难得和她开玩笑。“如果真没有的话,我勉为其难地分你一半吧。”时宁笑着道。“那我就先谢谢时小姐的慷慨了。”两人调侃一阵,时宁就离开去节目组那边,不过离开之前,特意去拜托了在地里忙活的村民,帮忙注意下徐宴和那边的情况,毕竟他还是伤患嘛。钓鱼是一件极为考验耐心的事,而对徐宴和来说,他最不缺的就是耐心。甩钓下去后,河面很快恢复了平静,只是偶尔有风吹过,河面才会荡起一层波纹。徐宴和的心情难得平静下来,他记得他第一次钓鱼也是刘老师教的。那时候是周末,父母依旧在医院里忙碌,奶奶家堂妹带了好几个小朋友回来,看电视都不能让她们安静下来,徐宴和只觉得吵,他借口要去问刘老师问题。奶奶家离学校这边不远,所以他一个人背着书包去了学校,他是班长,有教室的钥匙,他原本打算去教室里看书。没想到刚到学校就遇到准备出门钓鱼的刘老师,看他一脸好奇地盯着鱼竿,刘老师带着他一起去钓鱼。想起往事,徐宴和的心情比起前两天平静了许多,他心里已经慢慢接受了这个事实。想到这里,他的视线扫过河面,好像有鱼咬钩了,他运气不错,收获了第一条鱼,看来晚上的鱼汤有了着落。*下午到了白阿婆他们这边,嘉宾们已经开始录制了,他们已经在开始分辨绣线的各种颜色。郑静怡正在接电话,看她笑得一脸甜蜜,估计电话那头应该是秦衡源。看得出来,这不仅对男队来说是难题,女队这边也同样是个难题。“咦,你朋友没跟你一起过来?”郑静怡问道。“他下午有别的安排。”时宁说话的时候就刷到徐宴和发的图片。图片上正是一条巴掌大的鲫鱼,他配文道:偷得浮生半日闲。她没想到徐宴和这么快就钓到第一条鱼,她反手就是一个赞,随后评论道【果然还是徐医生厉害。】嘉宾组这边下午的任务明显比上午要复杂,就连直播间的观众这边都变得很热闹,时宁也忍住加入这份热闹,别说,这分辨绣线的颜色还真是个技术活。最后两队辨认的准确率都高,由白阿婆的孙女带着他们一起辨认。下午的录制结束后,时宁直奔徐宴和钓鱼的地方,没想到一下午的时间竟然钓了半桶。“收获不错啊,现在回吗?”时宁询问道。“回,等这一杆结束。”看着桶里的鱼,徐宴和也颇为成就感。“好,”时宁说完就在他旁边坐下,刚坐下就看到有鱼咬钓,她正要提醒,就看见徐宴和已经开始收杆了。最后一条鱼比之前的都大,徐宴和调侃时宁是福星,时宁笑着认下这个称呼。时宁把鱼桶放在背篓里,然后背着背篓推着徐宴和朝陆家小楼走。到了陆家院坝里,陆叔正在和人说话,徐宴和原本只是随意一瞥,但神情很快就变得慎重起来:“时宁,快点过去。”

http://www.linlida.net/62_62651/42739802.html

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http://www.linlida.net/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://m.linlida.net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