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军事历史 > 穿成炮灰我退圈上岸了 > 第27章 27
    徐宴和起身收拾时宁面前的餐具, 不忘俯身叮嘱她好好休息,时宁因为是半坐在床上的,从吴娟娟这里看过去明显有视觉差, 看着两人原本靠得那么近的脸颊因为她的来到突然分开,她不由可惜,她要是晚来几分钟就好了。时宁倒是不知道这短短的几秒钟吴娟娟就脑补了这么多,想到徐宴和的话,不由哀叹一声, 看来这几天都只能吃清粥小菜了。“那你好好休息,下午我再送粥过来。”见吴娟娟到了,徐宴和便提着保温盒离开。徐宴和一离开, 吴娟娟外卖都来不及拆, 直接凑到时宁身边:“有情况啊这是。”时宁不由有些懵:“什么?”吴娟娟想, 算了, 听说恋爱前的暧昧期是最美好的, 她还是不要打破砂锅问到底了。“刚才外卖小哥送错了, 害得我足足在底下等了二十多分钟。”吴娟娟盯着刚才被她放在一旁的外卖,显然没了食欲。“那要不重新点一份?”时宁建议道。“算了, 将就吃吧,明天我们要回去上班了,你请好假了吗?”吴娟娟关心地问道。“明天问问医生我什么时候出院再说。”时宁知道明天出院是个奢望,但心里还是忍不住幻想。“原本南姐还打算请假照顾你,但现在有徐医生他们, 我们也能放心了。”“那倒不用,直接请个护工就好。”时宁说完便催促她赶紧吃饭, 越放越不好吃。这头徐宴和提着保温桶出了电梯, 就和捧着花束的郭程志撞了个正着, 他不由蹙眉:“你确定对方花粉不会过敏?”徐宴和眼里的嫌弃太明显,一般医院里探病送的花束都是放在护士台的,很少放进病床边。郭程志如何不知道这个理,但探望病人除了花束和水果,他送其他的也不合适。“你这是给人送汤了?”郭程志仿佛发现了什么新大陆。“不可以吗?”徐宴和反问道。“老徐啊老徐,亏你聪明一时,老实承认吧,你就是动了心思。”郭程志不由轻哼一声,看来不是老徐不喜欢长得好看的,只是没遇到时宁罢了。“照你这逻辑,我觉得这话你对我妈说更合适。”徐宴和说完懒得再搭理他,他还没吃饭呢。等到徐宴和走远,郭程志才反应过来他的意思,搞了半天这汤是李老师让送的。吴娟娟刚出病房去外面扔外卖包装,就看到抱着花提着果篮的郭程志,她想,还好这次不是锦旗。想到这里,她自己忍不住笑了出来,看来锦旗这个梗在自己这里是过不去了。看着郭程志出现,时宁脸上的笑容不由僵住:“郭医生,让你破费了。”“大家都这么熟了,别客气,花束等下我拿到护士台那边放着,病房里对空气有要求。”郭程志说完也觉得自己犯傻了,所以他买花干嘛?“好,那麻烦郭医生了。”对于郭程志的热情,总觉得有些不好意思。“那你好好休息,我就不打扰你休养了。”郭程志想,有李老师和老徐,这边应该不需要他了。“给你削个苹果?”吴娟娟语气有些懊恼,刚她来换南姐的时候,怎么就没想到买点水果上来呢。时宁摇了摇头:“等会儿吧,这会我还不饿。”病房里太无聊,隔壁床估计拿着平板追剧,结果过了一会,时宁就听到里面传来唐以琳他们的声音。看来是在看恋综,好吧,住个院也不逃脱不了男女主。时宁拿过手机,打算转移下注意力,结果看到宋萱发来的消息。买一宋一:重大发现,重大发现,唐以琳和秦衡逸好像分手了。时候不早了:????不能吧,最近他们CP火得一塌糊涂。买一宋一:你听我浅浅分析一波,自从进组后,秦衡逸一次都没来探过班,唐以琳一副搞事业的样子,综上所述,我推断他们分手了。时候不早了:唐以琳不是一直挺有事业心的,只是前段时间恋爱的高调了些。买一宋一:也是,不过他们分不分手跟我没关系,季林轩那个渣男竟然还敢来撩我,老娘恨不得一巴掌呼在他脸上。时候不早了:你们又在一个剧组?买一宋一:孽缘吧,毕竟渣男人品不行,但还是有几分人气和演技的。时候不早了:那你别搭理他,说不定他老婆还会来探班。买一宋一:我也觉得,所以我忍耐着,到时候捶死他。时候不早了:嗯,加油,我看好你。“宁宁,吃过饭了吗?”李媛下了手术就直接过来了。“阿姨,我已经吃过了,徐大哥送了汤过来。”时宁叫完自己都觉得汗颜了。时宁说完想起刚才徐宴和的话,李媛应该是下了手术就过来可,想到这里,她心里有些感动:“阿姨,我真的没事了,您赶紧去吃饭吧。”“好,有事你只管给宴和打电话。”李媛叮嘱道。送走李媛后,时宁才继续拿出手机,宋萱已经去拍戏了,估计是趁着休息的时间来吐槽的。时宁回忆了下剧情,目前仙侠剧还在拍,女主也还没有因为这部剧大爆,所以剧情其实还停留在前期。书里对于唐以琳的事业发展描述得比较多,再之后就是两人之间甜蜜唯美的爱情,对于秦衡逸事业倒是描写得很少。所以就算她想匿名给秦衡源他们那边提供些有用信息都是妄想。“想什么呢?”吴娟娟见她一脸的沉思,不由问道。“没事,我在想等下先问张姐,那边请假都需要提供些什么资料。”时宁随口道。“你回去应该还不能立即上班吧,到时候看医院这边提供的证明吧。”吴娟娟说着替她倒了一杯水。时宁觉得住院好像随时会困,等她醒来的时候连自己什么时候睡过去的都不知道,她嘴巴有些干,刚张嘴想麻烦吴娟娟替自己把病床摇起来,就看到陪护椅上坐的竟然是徐宴和。徐宴和送粥过来的时候时宁还在睡,吴娟娟表示自己要出去吃晚餐,麻烦他帮忙守着。“要起来坐一会吗?”徐宴和征求她的意见。“好,麻烦你了。”时宁从床头拿过手机,一看竟然已经六点了,她睡得是挺久的。也是这时候,时宁才发现隔壁床的都出院了,怪不得下午这么安静。“我带了粥过来,现在要吃一点吗?”老实说,照顾病人徐宴和其实也没经验,毕竟往常都是直接叮嘱病人家属。“好,你吃过了吗?”时宁礼貌问道。“我已经吃过了。”徐宴和刚才已经在医院食堂解决了。徐宴和说话的时间已经替她搭好小桌,盛好的粥放在上面,南瓜已经全部熬化了,吃起来甜甜糯糯的,让人食欲大开。饭后,听到徐宴和问她明天想吃什么,她突然有种徐宴和在养猪的感觉,而她就是那只猪。见她垂眸,徐宴和以为她还没想好,便道:“你可以慢慢想,想好再告诉我,你微信号码和手机同号吗,我加你。”徐宴和说着拿出手机打算添加她为好友。“不是,你是吗,我加你吧。”时宁的手机一直放在她手能拿到的地方。“我也不是,扫码加吧。”徐宴和也关闭了手机搜索好友的功能。加上好友后,时宁才发现徐宴和的微信名很简单,就一个“徐”字,就连头像都是一本医科书,时宁想,这人到底是多热爱自己的职业啊。“你先回吧,我朋友等下就来了,”让上了一天班的人在这里守着自己,时宁是真的不好意思。“等她来了我再走。”徐宴和坚持,李媛女士耳提面命要他把人照顾好,毕竟瞒着时家那边,他们都是帮凶。两人都不是话多的人,一时间病房里安静得有些可怕,好在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打破了室内安静的气氛。“嗯,不用,我暂时不用。”徐南云来守夜,问她是否需要带什么东西过来。时宁挂断电话后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,明天他们退房,那她的行李要带到医院来吗?徐宴和见她接了电话后一脸沉思,不由问道:“怎么了?”“没什么。”时宁摇头,这样的事情不想再麻烦他们。等到徐南云到了,徐宴和才离开,让她想好了给他发信息。徐南云见状不由挑眉,这才一天多的功夫,两人之间关系亲密了不少啊。“南姐,又要麻烦你了。”时宁有些不好意思道。“说什么见外的话,我本来说给你带水果,娟娟说郭医生给你送了果篮。”“不带是对的,太多吃不完也浪费了。”现在已经五月份了,气温升高,水果的保存期并不长。到了八点的时候,时宁有一组液体,护士推着小车进来的时候,徐南云才发现隔壁的两个床原来是出院了。“隔壁这么快就出院了,看来时间并没有我们想的那么长嘛!”“我打听了下,一个六天,一个七天,我最快也得五天。”时宁痛苦面具道。护士被两人的对话逗笑,替时宁上液体的时候笑着道:“也不差那一两天的事,最重要的是恢复得好。”“那出院以后能行动自如吗?”下个礼拜肯定是要回家的,要是还是不能恢复,那不是不打自招吗?“这个就看个人体质问题了。”护士摇头表示每个人情况不同,所以这事不好说。“要不要看点剧打发时间,娟娟让我把平板给你带来,她下了不少剧。”病房的无线网并不流畅,所以吴娟娟提前下载好了。时宁没有拒绝,她确实觉得无聊了。等打开平板,时宁发现吴娟娟下载的都是目前大热的剧,比如之前唐以琳和宋萱那一部,她干脆合上,继续刷手机。网上有宋萱他们那部剧的路透图,虽然大多数都是唐以琳,但时宁还是眼尖地看到宋萱的身影,不得不说这部剧,不愧是要大爆的,妆化服饰从路透图都能看得出精致。这部剧是小说改编,本来小说就有一定的热度,再加上这些演员的热度,评论底下全是一水的表示期待。除了期待男女主演,时宁还刷到期待宋萱的评论。大眼睛小可爱:宋宋这次造型好美,期待,期待。明天就要开学了:确实,看得出,剧组的造型很用心了。午夜当然要吃宵夜:目前路透的造型都好美,有些期待这部剧了。时宁把夸赞宋萱的评论都截图下来,给宋萱发了过去。时候不早了:看来你红的日子指日可待。原本以为宋萱在拍戏,应该没空回复自己,不想她很快收到宋萱的回复。买一宋一:气死我了,今天和季林轩那渣男的对戏,他竟然故意揩油。时候不早了:他怎么这么不要脸。买一宋一:他不就是仗着视觉死角,觉得别人看不到,我肯定只能吃下这个哑巴亏吗?时候不早了:所以你怎么还回去的,展开说说。买一宋一:今天的这套造型,裙子太长,而且没有打斗戏,所以我特意穿了高跟鞋,用鞋跟慢慢碾过他的脚背,疼得他立马弹开,这一段只能重拍,所以导演很不高兴/得意/得意/时候不早了:宋姐威武。买一宋一:我今天才发现郑静怡人挺好的,今天她来剧组了,并没有因为我们不红,而区别对待。在圈子里,这一点算是很难得了,所以宋萱对她有了好感。时候不早了:她除了有点大小姐脾气,人其实也不坏,或者你可以试着抱抱这个大腿,毕竟她和唐以琳没那么和睦/狗头/狗头/买一宋一:贴贴美女姐姐我可以,现在她是老板,公司的资源应该不会在先紧着唐以琳了。这对秦氏影业的其他人来说,这其实算一个好消息。时候不早了:这倒也是,这部剧你把握好,肯定能红,还有你手里的证据怎么样了?买一宋一:你的意思是早点捶死渣男?时候不早了:趁着还能换角,快一点比较好,不然到时候会影响这部剧。时宁当然不会劝宋萱为了剧而放弃捶季林轩,她记得书里季林轩并没有参演这部剧,现在很多条线都开始变得和书里不一样。买一宋一:好,我整理下,然后等着他老婆来探班就行,估计快了,毕竟渣男生日快要来了。时候不早了:好,期待你生产的新鲜瓜。买一宋一:到时候提前给你预告/坏笑/和宋萱聊得正开心,顾雨洁的电话竟然打了过来,大概是想着她还在外面,所以才打了电话而不是视频吧。“宁宁,你们回青木了吗?”顾雨洁温声问道。“还没呢,明天再回去,怎么啦?”时宁故作轻松道。“没事,就是看你这几天没有发朋友圈,所以问问你,在外面玩记得注意安全。”顾雨洁叮嘱道。时宁差点忘了这一点,自从到了青木这边,她就重新注册了个微信号,当做工作号,平日里只转发工作有关的事,之前那个号她经常分享自己的生活。上次更新朋友圈还是考试结束他们一起吃好吃的那条,自从住院后自然没有再更新。挂断电话后,她连忙去周安然他们几个朋友圈里偷了几张图来发圈。做完这一切时宁才觉得安心。“明天我们退房的时候,你行李让赵建峰给你送过还是我们直接带回去?”徐南云问她。“带到医院吧。”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出院,行李箱最好留下。“嗯,有徐医生他们一家在,我们也能放心,明天你应该能下床了吧。”徐南云一开始还犹豫要不要请假留下来,但刚才来的那一幕让她觉得,自己真要是留下来就是毁人姻缘了。“应该可以。”其实还是挺疼的,但时宁也知道还是得下床走动一下比较好。今天白天时宁睡多了,所以晚上一点睡意也没有,耳边是徐南云绵长均匀的呼吸声,她想着,回去以后请他们吃饭以示感谢。但李媛和徐宴和那边呢,她该怎么表示感谢?时宁一直思考着这个问题,什么时候睡着的,她自己都不知道。早上是被微信提示音吵醒的,她有些迷糊的解锁,发现才七点,消息是徐宴和发来的,问她中午是要排骨冬瓜汤还是鸡汤。配图竟然是菜市场画面,所以他这是一大早就去了菜市场?时宁心里有股暖流淌过,最后回复他冬瓜排骨汤。徐:好,那鸡汤就晚上喝。今天徐宴和难得休息,所以熬汤的事就不再麻烦徐奶奶那边,由他来熬,还可以顺便给李女士加餐。比起父母,徐宴和从小独立,十岁就能做好饭菜等着父母下班,所以他的厨艺还不错。考虑到时宁要吃得清淡,除了冬瓜排骨汤,他还打算炒个西兰花。他回了时宁的信息后又给李媛发了条信息,中午给她送饭。至于徐瑞军同志,因为不在同一家医院,就没有这等口福了。十一点的时候,赵建峰他们就把时宁的行李带了过来,徐南云拿了行李,就在病房等着徐宴和过来。到时候把时宁托付给他,他们就能放心地回去了。“南姐,让娟娟或者其他人把我车也开回去,我出院了坐高铁回来。”时宁不确定出院的时候伤口还疼不疼,保险起见,还是让他们把车开回去。“也好。”到时候不管是坐高铁还是让徐宴和开车送她回来都方便。“南姐,你先去吃饭吧,我能行的。”时宁上午已经下床走了几步,感觉还行,所以不想耽误他们的时间。“也不差这一会。”徐南云坚持道。好在徐宴和很快就过来了,他刚才先去给李媛那边送了饭才过来。“徐医生,我们得回去上班了,接下来时宁就拜托你了。”“好,那你们路上小心。”徐宴和朝徐南云点了点头。“麻烦徐医生了。”今天病房里来了新的病人,是位老太太,她女儿听到徐南云叫徐宴和医生,连忙叫住他开始问各种病情。徐宴和和她解释了很久自己不是本科室的医生,才被她放行。“现在吃饭吗?”徐宴和问时宁,他其实是希望时宁现在吃得,毕竟西兰花放久了会焖蔫。“好,刚好我也饿了。”早饭是医院食堂的稀饭,味道自然比不上家里熬的,所以时宁吃的并不多。徐宴和打算给时宁请个护工,李媛科室那边随时有事,不能守在这边,他虽然今天有空,但有些事肯定不方便。时宁其实也在想请护工的事,不管是李媛还是徐宴和,他们都有工作,时宁不想麻烦他们太多。她边想边吃饭,发现今天的排骨吃起来挺有味的,应该提前腌制过,西兰花虽然有点蔫,但味道很不错,本着不能浪费的原则,她把徐宴和带过来的饭菜都吃了个光。光盘是对一个人厨艺最大的认可,所以徐宴和很高兴,并且询问她晚上除了鸡汤还想吃什么青菜。“真的可以提,那我想吃虎皮海椒可以吗?”作为一个爱吃辣的人,吃不辣的虎皮海椒是她最后的倔强,好歹这道菜属于辣椒。徐宴和想了想,肉辣椒不辣,然后点头:“好。”“谢谢徐医生啦!”想到晚上能吃到辣椒,虽然是不辣的品种,但时宁也很高兴。趁着时宁吃饭的时间,徐宴和去了护士站找了护士长,麻烦她帮忙给时宁找个手脚麻利的女护工。“徐医生不自己照顾吗?”护士长和这层的护士心里已经认定时宁是徐宴和的女朋友了。“她这边得一直有人守着才行,更何况男女有别,有些事我不方便。”徐宴和不知道她们的脑补,所以一本正经地解释道。“好,这件事交给我,徐医生你放心。”护士长自动理解为,小姑娘脸皮薄,有些事不好意思,也是,还不是夫妻,自然会觉得不好意思。“那就麻烦您了!”徐宴和再次致谢。李媛吃了饭午休的时间到了时宁这边,徐宴和找的护工也刚到,所以时宁自动理解为这是李媛给自己找的护工。“阿姨,谢谢你帮我找了护工。”时宁本来还打算让护士帮忙找,没想到李媛已经提前替自己安排了。李媛不由挑眉,随后拿出手机询问徐宴和,确定人是徐宴和请来的后才笑着和时宁说话:“可不兴和阿姨这么客气,这事瞒着你妈,不把你照顾得好一点,我可不好和你妈交代。”李媛语气温和,和她笑着说起她和顾雨洁学生时代的趣事,但很快李媛的手机响个不停,是科室那边有人找她,所以她很快又离开。时宁不由感慨,医生果然是个忙碌的职业,明明是午休的时间,却依旧被一个电话叫走。护工做事很细致,但却不能陪时宁聊天,她难免觉得有些无聊,只能自己拿起手机打发时间。刷到田思琪的朋友圈,见她竟然在烤肉,时宁发了消息过去。时宁:今天这么悠闲?田思琪:综艺录制最后一期了,所以这一期来点不一样的。时宁:这么久了,也确实该结束了。田思琪:哈哈哈,郑静怡其实还想继续录制呢,但唐以琳秦衡逸这边不想录了。*这次恋综秦氏是最大投资方,当初秦衡逸主张这个恋综,就是想要把两人的恋情昭告天下,当然,更重要的是为了和家里表明态度,再顺带也是为了提高唐以琳的热度。但现在前两个目的达到,后面的目的不仅没达到,热度最高的反而是秦衡源郑静怡他们,所以秦衡逸自然想快点结束。郑静怡那个女人倒是还想继续录制,但让他留下给他们制造热度,想得倒是挺美。更何况公司还在初期,很是忙碌,所以秦衡逸直接拒绝了继续录制。郑静怡的动手能力为零,所以他们这一组,烤烧烤的任务就落在了秦衡源身上。秦衡源动作流畅,看得出来是有点厨艺在身上的,他一边刷油一边询问郑静怡还需要什么。秦衡源面前一排烧烤串,颜色金黄,而且不断有香味传来,看的人食指大动,郑静怡在一旁不断吹彩虹屁。反观秦衡逸这头,不少都烤焦了,有的还在冒着浓烟,和秦衡源那边形成强烈的对比。“阿衡,还是我来吧。”唐以琳可不想饿肚子,试图接过秦衡逸手里的活。五组嘉宾,都是男士在烧烤,秦衡逸可不愿意认输,所以他并没有理会唐以琳的话,而是道:“以琳,你相信我,我一定能烤好的。”旁边听到这话的郑静怡闻言不由笑出声来,见他们看过来,更是大方开口道:“衡逸,这人呐,还是不要太逞强,否则亏的还是你自己,你大哥这边烤好了很多,我们分一些给你和唐小姐吧。”“谢谢,但不用了,我这边很快就好了。”他秦衡逸才不吃嗟来之食。郑静怡就知道他会拒绝,所以才故意那样说,这会听到意料之中的答案,她不由耸肩:“那好吧,阿源,他们不能尝到你的好手艺,可真是遗憾。”郑静怡嘴上虽然说着遗憾的话,但面上的愉悦谁都能感受到,秦衡源明白郑静怡的心思,眼里闪过笑意:“没关系,你多吃一点就好了。”田思琪倒是看得流口水,但也知道郑静怡是笃定了秦衡逸他们不会要,才故意这样问的。毕竟兄弟俩之间的不和,他们从不掩饰。兄弟俩每次争斗,受伤的都是他们,好在当夹心饼干的日子终于要结束了,所以田思琪是真的高兴。这次综艺两人不仅是公费恋爱,更是给他们带来意料之外的热度,所以她自然很高兴。除了秦衡源,其他男嘉宾也陆续烤好食物,就剩秦衡逸还在和面前的鸡翅斗争,唐以琳只能羡慕地看向别人。唐以琳实在不明白秦衡逸为什么在这样的小事上都要争个高低,每个人都有不擅长的事,勇敢承认有什么不好,现在这样,观众并不会觉得他勤奋好学好吗?但作为一个恋综节目,这些话唐以琳自然不能说出来,只能走到秦衡逸旁边温柔提醒他该翻面,或者刷油之类的程序。这一次,有唐以琳在旁边“提点”,秦衡逸面前的食物终于没有冒黑烟,虽然味道差强人意,但好歹熟了能填饱肚子。唐以琳想,还好这是最后一期了,不然再这样下去,她是真的不能再忍受。看到秦衡逸成功,导演组也终于松了口气,不然等会儿这位少爷又该不乐意了。有了这次的录制,倒是让导演组重新认识了秦氏的两位太子爷。秦家的秘辛他们自然是不知道,但大家都猜测秦衡源远赴海外事业部,肯定是庄若雪的手笔,不然有秦衡源在,秦衡逸如何能拿下秦氏的掌权。现在秦衡逸虽然被秦家撤职,但他背后有亲妈吹枕头风和庄家,所以他的赢面还是很大的。这也是为什么圈子里的人知道秦衡逸被撤职,还依旧对他热情的原因。想到这里,节目组的人看向秦衡源的眼神不由满是同情,毕竟这段时间的相处,这位秦大公子的性情是真的好,所以他们难免为他感到惋惜。烧烤是节目组的最后一个环节,大家烤好后坐在一起吃吃喝喝,再顺便聊天,制造一个温馨的气氛。有唐以琳在,秦衡逸还算配合,不过很少开口就是。直到录制结束,大家就看到秦衡逸起身接电话,远远还能听到什么地之类的。秦衡源看向旁边的郑静怡,放低了声音:“静怡,你让大哥只需要抬价,让对方尽可能花最高的价钱拿到地。”“那块地我们不要了吗?”郑静怡有些不解,她大哥说那块地就算再高的价拿下也是稳赚不赔的生意,阿源现在的意思是准备拱手让人么?看出她的疑惑,秦衡源温声解释:“现在那块地看着不错,但等市政府规划出来,会限制很多发展,秦衡逸拿下地,也不过是套牢他的资金而已。”这样大的缺口,纵然庄家能替他补上,也要看看能替他补几回?郑静怡闻言不由一喜,语气明显欢快了很多:“我明白了,所以这其实是个陷阱是不是,我这就去给我大哥打电话。”看着郑静怡跑开的身影,秦衡源不由捏了捏自己的眉心,等秦衡逸成功拍下那块地,那么他这段日子的忙碌也不算白费。这样的事放在平时,秦衡逸肯定不会上当,但他现在急于求成,自然没有耐心去慢慢探这块的背后得事。还有秦氏影业那边,或许也可以开始改革,公司的资源不再向唐以琳倾斜,毕竟她为公司的利益还远远达不到这样做的条件。到时候两件事加在一起,想来秦衡逸会更加暴躁吧,这样想着,秦衡源突然变得期待起来。看着秦衡逸打电话后就打算离开,导演想了想到底还是没挽留,今晚的饭局他和唐以琳不在,其他人或许会更自在一点?这样想着,导演一脸笑容地和前来告别的唐以琳挥手:“没事,你们的事重要,晚上的饭局本来也只是送别会而已。”唐以琳知道导演的笑脸完全是看在秦衡逸的面子上,她就算有心想要留下来,但导演的话已经说到这份上,既然这样,她还不如直接回剧组。其他人已经开始张罗晚上的饭局了,毕竟相处了这么几个月,还是有些情义在的。*时宁晚上如愿等来了虎皮海椒,看她一脸的期待,徐宴和忍不住开口:“这是我照着食谱做的,味道不一定好。”毕竟他是一次做这道菜,所以味道如何,他并不能保证。这下轮到时宁惊讶了:“今天的饭菜是你做的?”面前的鸡汤还特意瞥了油,时宁还想夸赞这人心思细腻,没想到这竟然是徐宴和做的。“嗯,尝尝合不合胃口。”徐宴和示意她先吃饭。“很好吃。”时宁咬了一口虎皮海椒,然后对他竖起大拇指,原本以为自己的厨艺还不错,现在才知道原来是她见识少了。“你喜欢就好。”徐宴和也不确定她是否说得客套话。时宁想,会做饭的男人果然最加分。大概是因为徐宴和带的量控制得很好,又或者时宁胃口不错,总之他带来的晚餐她又吃个精光。徐宴和眼里闪过浅浅的笑意,随后收拾好碗筷才温声对她道:“今晚我妈值班,你有事可以找她。”时宁想说有护工在就够了,不过想想终归是别人的好意,所以抬头朝徐宴和扬起个笑容:“好,谢谢,我知道了。”徐宴和有那么一瞬间被她的笑容晃花了眼,随后才朝她点头离开。八点时宁依旧有液体,一般护士交班后就会来替他们上液体。八点十分的样子,时宁听到外面护士推小车的声音,她想着要挂液体了,她先去上个厕所。刚走近门口的厕所,就听到外面传来护士压低的声音:“徐医生的女朋友就是36床的病人。”36床本人时宁:她怎么不知道这回事?

http://www.linlida.net/62_62651/42739795.html

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http://www.linlida.net/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://m.linlida.net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