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武侠仙侠 > 太古霸皇 > 第三百二十一章 唇枪舌战,约斗!
    刘公公的强势,直接震慑住了所有人,即便是周家高层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“这哪里是刘公公庇佑苏文,分明是天运皇帝在庇佑,警告周家。”

    人们震撼,他们实在无法想象,陛下竟然为了苏文与兰陵王府这般死磕。

    他们再次看向苏文时,目光截然不同了。

    有天运皇帝在身后,苏文不再是毫无背景的小国人。

    甚至,不少人都在猜测,这苏文是不是天运皇帝的私生子,否则何以这般的相护?

    “苏文踏我周家之门,折辱我兰陵王府,此仇若是不报,愧对列祖列宗!刘公公这是要和我兰陵王府开战吗?”

    周坤明脸色铁青,仿佛他才是一个受害者。

    “周家主的脸皮之厚,让苏某大开眼界,十多日前派遣诸多涅槃境刺杀于我,昨日又无故抓了苏某的朋友,现在却谈折辱?”

    苏文讥讽道。

    “小子,莫要狂妄,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周坤明眼神阴冷,充满了厌恶。

    一个跳梁小丑般的小辈,以往连入他眼的资格都没有。

    若非刘公公在,他早就一巴掌拍死这小崽子了。

    “周家主,苏文争夺到昆仑圣地的名额,将来进入圣地,代表的是天运国,抓他的朋友,可并不好。”

    刘公公声音尖细,意有所指。

    “抓了他的朋友?可有此事?”

    周坤明看向身边的一个族老,蹙眉道。

    而他心中却是微沉,刘公公话中之意很明显,苏文不能死,他兰陵王府不能动。

    “确有此事,昨日周河山得知妹妹中了毒咒,无奈之下前往陈家,将林姑娘请来一叙,询问解咒之法。”

    一个高层开口,三两句话占领道德制高点。

    意思很明显,林曦是被请来的,苏文今日不过是无理取闹。

    “刘公公听到了吗?灵儿身负毒咒,因此请来一叙,如今苏文斩了我府牌匾,欺辱我兰陵王府!若是不斩了项上人头,我怎与列祖列宗交代?况且,此子如此放肆,即便进入昆仑圣地也是祸患!”

    周坤明避重就轻,望向苏文,满目杀机。

    显然没打算放过苏文了。

    刘公公一滞,却是没想到周家主如此会搬弄是非,这要是传到天运国各地,皇室都要跟着戳脊梁骨。

    而围观众人,虽然知道实情,但终归摆不到台面上,纷纷看向苏文,不知道这家伙还怎么说。

    “周家主不愧是周家主,这巧言善辩的能耐让人惊叹,恐怕哪天篡位登基,也能够做到名正言顺。”

    苏文抚掌,眼神淡漠。

    话落。

    整个街道都惊了,柳无邪等大族皆是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他们低估了苏文的这张嘴巴,杀人诛心!

    任何国度,最忌讳的只有四个字,篡位和造反。

    就连周坤明的脸色都变了,一群周家高层更是脸绿,恨不能当场撕烂苏文的嘴巴。

    “放肆!休要胡说八道!我周家对陛下忠心耿耿,天地可鉴,岂是你可以诬蔑的!来人,给我掌嘴!”

    周坤明暴喝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一行周家侍卫从府门内鱼贯而出,杀气腾腾的奔向苏文。

    每一个,都有着阳境的实力,更有不少涅槃境,甚至都有武丹境!

    这才是,兰陵王府的底蕴,远不是陈家可以比拟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?说到周家主心坎儿里了?做贼心虚,想杀人灭口?”

    苏文负手而立,直接无视了那些侍卫,淡淡道。

    那些侍卫一滞,上也不是,不上也不是。

    周坤明更是气的脸色黑如锅底,一时间进退两难。

    空气在这一刻仿佛凝固了,围观的无数人见此都是瞪大了眼睛,心头震动。

    苏文自出现在天运国开始,给人的形象就是少言寡语,谁能想到这家伙嘴巴这么犀利,张口就给兰陵王府扣了造反的帽子,撕开皇室与兰陵王府之间最大的矛盾。

    虽无造反之意,但在皇室眼中,兰陵王府已经有了起势的苗头。

    苏文之言,不亚于将这把火放大。

    而周河山姗姗来迟,见到这一幕,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他着实没想到只是抓了一个小人物,事情竟然会演变成这样!

    “苏文,胡言乱语要付出代价的!”

    周河山阴翳道。

    “代价?造反也要付出代价的!”

    苏文反唇相讥。

    周河山脸都绿了,回头时却发现父亲正冷冷盯着自己,他冷汗涔涔,连忙闭嘴。

    “兰陵王府忠于天运国数百年,杂家相信无造反之意,这件事到此为止,不过周家抓了苏文的朋友是事实,将她放出来吧!”

    刘公公也有点扛不住苏文这嘴巴。

    让苏文将事情闹大,但没让他闹这么大。

    兰陵王府再有造反之意,现在也不是铲除的时机。

    “刘公公,此子斩我府牌匾,羞辱我兰陵王府,今日他需要给出一个交代,若没有,那女人就死!”

    周河山眼神阴狠,在看到天运皇帝死保苏文后,他更想将其杀了。

    “交代?什么交代?她若是有事,我让你整个兰陵王府陪葬!”

    苏文满目杀机。

    “我兰陵王府没有以大欺小之事,与吾儿一战,胜了,此事作罢,输了,拿命来交代!”

    周河山眸光闪烁,冷漠道。

    这是眼下唯一的法子,有刘公公在,他们想动苏文根本不可能,而错过今日,就得等进入昆仑圣地了。

    那一天,他等不到!

    至于苏文的威胁之言,在所有人看来就是笑话,仅凭苏文还想让整个兰陵王府陪葬?

    简直滑天下之大稽!

    “与周河山一战?这不是让苏文去送死吗?周河山早先便已然达到了半步涅槃,传闻更是领悟了一丝道术神威,苏文根本不是对手啊!”

    “本来就是让苏文去送死的,苏文斩了牌匾,不亚于挖了周家祖坟,后者说什么都不会善罢甘休的,而让周河山出手,只不过是让皇室有个台阶下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,苏文将兰陵王府的尊严踩在地上,死亡早已注定,这是他的命。”

    周遭响起一片叹息声,望向苏文的目光,带着怜悯。

    兰陵王府势力太大了,皇室想要铲除都需要大量的时间,苏文这么早正面挑衅兰陵王府,谁也保不住他。

    皇室不可能因为苏文和兰陵王府开战。

    “隐忍一番,以他的天赋,几十年后未必不能与兰陵王府抗衡,可惜太蠢。”

    鹤城城主冷笑,与苏文交手过的他们,深知此子天赋的可怕。

    “怎么?不敢么?”

    周河山拂袖,高傲冷笑,在实力方面,即便是十个苏文也非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同为半步涅槃境的天骄他都击败过,更何况苏文呢?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老太监蹙眉,看向苏文。

    没等旁人劝阻,苏文神情淡漠,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一张脸变得狰狞无比,杀机滔天。

    “不过,这场战斗,我要赌上他们的命。”

    苏文指了指周河山,周洞天,以及身处角落的徐老,露出森冷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我在夏国说过,我会找你们清算!”

    wap.

http://www.linlida.net/60_60669/44169331.html

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http://www.linlida.net/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://m.linlida.net/